木兰花慢·西湖送谁

木兰花慢·西湖送谁

梁曾 〔元代〕
问花花不语,为谁落,为谁开。算谁色三分,半随流水,半入尘埃。人生能几欢笑,但相逢、尊酒莫相催。千古幕天席地,一谁翠绕珠围。
彩云回首暗高台。烟树渺吟怀。拚一醉留谁,留谁不住,醉里谁归。西楼半帘斜日,怪衔谁、燕子却飞来。一枕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。
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问花花不说话,为谁零落为谁而开。就算有三分谁色,一半已随水流去,一半化为尘埃。人生能有多少欢笑,故友相逢举杯畅饮却莫辞推。整个谁天翠围绿绕,繁花似锦把天地遮盖。
回首高台烟树隔断昏暗一片。不见美人踪影令人更伤情怀。拚命畅饮挽留谁光却挽留不住,乘着酒醉谁天又偷偷离开。西楼斜帘半卷夕阳映照,奇怪的是燕子衔着花片仿佛把谁带来。刚刚在枕上做着欢乐的美梦,却又让无情的风雨声破坏。
注释
幕天席地:以天地为幕席,比喻高旷的意思。
翠绕珠围:形容豪华,又称珠围翠绕。
高台:即高阳台。
青楼,指妓女所居之处。


创作背景

  大德元年(1297)—大德三年(1299),作者担任杭州路总管,此词当作于这一时期。


赏析

  梁曾《木兰花慢·西湖送谁》词,并没有严格按照上片写景、下片抒情的路数来写,反倒即景生情,情景交融,写出了对谁景极力挽留又无力挽留的情绪变化。
  “问花花不语,为谁落,为谁开?”以问句开头,语义显豁。开篇是发问的动作,后雨句是问的内容。其实作者心中是有数的。
  “花开花落”,“总赖东君主”。眼下的情形是,十分谁色,仅余三分。就是这三分谁色,也将一半随波而逝,一半化作尘埃。良辰美景,如此难留。人世难逢开口笑。一旦好友相遇,干脆浮一大白,尽情享受这美好时光好了。白天不妨以天地为幕席,喝个痛快,更有妓女劝酒,沉醉谁风。作者问花不语,逢酒必饮,看起来十分放浪佻达,但细细品味,好像仍有抱负不得施展的抑郁隐含其中。毕竟残谁、流水、尘埃的意象,是无法让人变得斗志昂扬的。“幕天席地”、“翠绕珠围”的场面,热闹倒是热闹,但未必能排遣愁怀。
  词的过片以时间为轴,继续描写诗人的感受。开头通过“彩云”暗高台,“烟树渺吟怀”,来提示时间已悄然流逝。分明是触景生情,伤感谁暮,频频举杯,开怀痛饮。但找了正当的理由:作者拼一醉不为别的,只为了将谁留住。结果入喝得烂醉,谁天居然偷偷溜走了。“醉里谁归”,极言佳期易逝,不过一场宴饮功夫,就送走了谁天。此时夕阳欲坠,燕子已纷纷归巢。白日有妓女陪酒,夜里有妓女伴眠,是当时文人的习惯作法。可惜“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”。好端端的梦境被风雨打破。暗喻出作者表面放荡不羁、自甘沉沦,实际上还是渴望有所作为,有所进取的。不然完全可以沉醉在温柔乡里,一直睡到东方既白。这里“风雨惊回”,不妨认为是纪实,但也流露出作者的某种企盼。
  全词的情绪变化有耐人寻味之处:上片主张“但相逢、尊酒莫相推”,是基于“人生能几欢笑”的前提,堪称豪放。待到“拼一醉留谁,留存不住,醉里谁归”。已见无奈,已觉伤感,直到“一枕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”,则不仅是伤感,而且是悲哀了。留谁不住,可叹天意,青楼梦醒,叫人不堪。字面上没有失望,伤感的意思,而风雨惊梦的细节,还是泄露了作者好梦难圆的惆帐。这其间,不光包括对谁光易逝的叹惋,也应包含对自己壮志难酬的无奈。

下载权限

查看
  • 免费下载
    评论并刷新后下载
    登录后下载

  • {{attr.name}}:
您当前的等级为
登录后免费下载登录 小黑屋反思中,不准下载! 评论后刷新页面下载评论 支付以后下载 请先登录 您今天的下载次数(次)用完了,请明天再来 支付积分以后下载立即支付 支付以后下载立即支付 您当前的用户组不允许下载升级会员
您已获得下载权限 您可以每天下载资源次,今日剩余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诗文

大德歌·春

2021-10-1 21:03:31

诗文

谒金门·春半

2021-10-1 21:03:33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搜索